網站地圖 | 評級 | 網站導航
熱門搜索:保本型理財產品、短期理財產品、小額投資理財、p2p網貸平臺排名
投稿

熱門標簽

p2p理財方法
理財優評 > 首頁 > 財經資訊 > 網貸資訊 > 正文

揭露地下現金貸暴利運作 地下現金貸敢放貸到1000%

發布日期:2018-11-29 09:40:17點擊:647 次

來自: 一本財經


現金貸監管近一年后,這個曾經暴利的行業,現狀如何?


一本財經持續數月調查,發現行業并未銷聲匿跡,而是在急速下沉。


民間高利貸、借條、炒房團……大量投機資金進入,為其提供養料。


一條暴利且密不透風的產業鏈,正在形成。


近期,一本財經將推出“地下現金貸”系列報道,本文為第一篇,講述的是上千家系統服務商的暴利生意。


01 有脈系


半個月前,最大的現金貸系統服務商“有脈金控”神秘失聯。知情人士稱,該公司正在接受警方調查。


“當時被帶走的相關人員,可能還未被放出來。”多位知情人士透露。


行業內多人表示,有脈金控專門給現金貸提供系統服務,“對接了四五百家”。


因為突然失聯,行業稱,“有脈系崩坍”。


這“四五百家”有脈系公司,都在慌張尋找新的系統商。


一本財經順著“有脈系”的線索追蹤而下,發現了一條暴利而黑暗的產業鏈。


實際上,專門給“地下現金貸”提供系統的服務商,多達上千家。


而這其中,還有不少像有脈金控一樣的巨頭玩家。


“現在業內還有比較火的兩家:貝塔云、愛轉機。”多位地下現金貸的從業者稱,“它們每家背后,都有數百個客戶平臺。”


而在江浙地區,盤踞著很多小系統商。


其中最大的公司,不過上百人,最小的公司,只有四五人。


雖然也有技術,也談獲客,但有別于“金融科技”公司的是,它們不需要融資,不需要報道。


而它們的利潤驚人。


“我們平均每天的凈利潤是一百多萬,頂級大平臺,類似有脈金控這種,最高可以達到每天上千萬。”一家系統商的創始人陳權稱。


它們深藏地下,大發橫財,且成為這波“地下現金貸”崛起的主要推動者。


02 地下現金貸


去年年底,現金貸監管來臨,整個行業哀鴻遍野。


用戶逾期暴漲,很多現金貸平臺折損慘重。“2017年下半年進入的玩家,基本都虧了。”多位從業者稱。


監管雖然來了,但細則未出,落地方案空白。


同時,底層人群的借貸需求,是切實存在的。


當正常的上升通道被封堵,需求被壓抑,行業唯一的生存方式,就是“往地下延伸”。


于是,地下現金貸崛起了。


目前,地下現金貸大多是一些非常小的平臺,數量則多達5000家。


它們大多由原來的民間高利貸、炒房團和“借條”團隊衍生而來。


民間高利貸來了。


“以前我在地下放高利貸,最高敢放到三分息(年化利率36%),但地下現金貸敢放到1000%,明顯更賺錢。”一位“轉型”現金貸的老板稱。


借條來了。


“最近身邊很多做借條的被抓,不太敢做了。”一位從事借條生意多年的資深從業者稱,他們都在開始轉型“現金貸”。


炒房團也來了。


在江浙地區,大量的職業炒房團陷入了“資產荒”。房子漲價慢,甚至還會跌,炒房大軍開始嘗試將錢投入現金貸中。


這些“野蠻軍”有錢,但沒有技術、風控和獲客能力,怎么開展業務?


于是,現金貸系統服務商開始崛起。


今年7、8月份,專門接“地下資金”的現金貸系統服務商,開始出現。


“滿地是錢,遍地是老板。”陳權回憶當時的場景。


這些“土老板”們,是主動找到他的。


“我以前是一家現金貸平臺的聯合創始人,一些江浙的有錢老板找到我說,給我錢,讓我再做一個現金貸平臺。”陳權稱,當時,他開始有了做一個系統商的想法。


他從原平臺出走,開始了創業之路。


沒想到,三個月后,這些服務商將開啟燎原之勢,將現金貸推向新的高潮。


它們甚至成為了地下現金貸的最大贏家。


03 地下拉客


成為現金貸系統服務商,并不是毫無門檻的——做這行,確實需要一些技術投入。


“我們招了7個風控和技術的人,都是從金融科技公司出來的。”陳權稱。


而這部分的人力是最貴的,“每個月要投入40多萬”。


招到頂尖的風控人才后,陳權根據原平臺的經驗,只花了一個月時間,就將現金貸系統搭建了起來。


“其實需要的維度并不多,就是讀取通訊錄、定位,加上一些黑名單。”陳權稱,在市面上,能采購到各種“數據包”。


但是,不是所有的系統商都會自建,大部分系統商,都是“二道販子”。


它們會花個十幾萬,去其他系統商那里購買系統,改裝一下,自己開始賣。


“保守估計,真正自己開發系統的系統商,不會超過50家。”陳權稱。


系統準備好之后,就需要一支強大的銷售團隊。


“行業獲客,主要是靠熟人拉客和口碑傳播。”陳權稱,大家知道,“地下現金貸”見不得光,所以就連宣傳,“都是地下的”。


“我們沒有官網,也沒有微信公眾號,而且我們只接待熟人引薦的客戶。”陳權稱,這就是為什么“有脈金控”都已成為行業老大,但行業外的人幾乎完全沒有聽說過的原因。


也因此,在行業內名聲很大的“愛轉機”,居然都沒有“官網”,網上也未發現一篇公開報道。網上有的,只是一個“愛轉機客戶服務號”的公眾號,而點擊進去,卻是一個貸款超市的界面。


起底地下現金貸暴利鏈條:上千家系統服務商崛起,日入百萬1


而另一個行業巨頭“貝塔云”,公開顯示的網址,也無法打開。


04 日進斗金


等找到客戶,系統開始運轉的時候,系統商就開啟了“日進斗金”的模式。


目前,它們主要提供兩類服務。


一類是直接出售整套系統。如果客戶要系統源碼,還需要再加10萬元。


“有脈金控的現金貸系統是15-20萬,借條系統是2-3萬。”一位有脈金控的甲方合作商稱。

但是,賣系統,并不是系統商真正的斬金法寶。


它們還提供“一站式”服務,包括流量、支付,甚至催收。


起底地下現金貸暴利鏈條:上千家系統服務商崛起,日入百萬2


某系統商為用戶提供的系統后臺


而流量和獲客,才是“地下現金貸”的最大痛點。


“從9月底開始,流量的價格就一直上漲,現在一個注冊用戶就要30元。”從業者王興夫透露。


實際上,6月份,市場流量每條才6、7元。


短短3個月,價格翻了5倍。


而到了10月初,“基本每一周,流量價格都要漲1-2元。”王興夫表示。


系統商的流量奧秘,主要分為兩種。


第一,它們會集中采購流量,再分配出去。


陳權稱,他會一次性采購100萬個流量,如果A家拒絕放款,他就推送給B家,直到所有流量被榨取干凈,只剩殘渣。


第二,就是“數據共享”。


比如,A家放款的用戶,如果被系統商認為還不錯,就會被推薦給B平臺。


“這樣命中率當然很高,但是,這個客戶會越來越危險。因為他在多個平臺借款,負債越來越高,很容易崩盤。”陳權稱。


系統商收集的數據越來越多,它們可以操作的“灰色領域”就越來越大。


“很多公司都直接出來倒賣數據。如果你想要A家的放款用戶數據,只要開價,他們的系統商就可以全部賣給你。”陳權稱,就是因為數據問題,“有脈金控”才會被查。


系統商提供的這種“一站式”服務,價格不菲。


“很多有錢的土老板和我們談,‘我們什么都沒有,只有錢,怎么合作?‘”陳權稱,他們和這種“土老板”會“五五分”。


比如,賺了100萬,系統商直接拿走50萬,土老板50萬。


而入局的門檻,低到難以想象。


“只要你能拿出來20萬,我們就可以簽訂合同,開干。”陳權說,積少成多,加上口碑宣傳,很快就能匯聚上千萬的資金。


多少錢,能滾出一個月利潤上億的平臺?


“其實只需要幾千萬,因為我們放款都是7天,一個月能跑4期。理論上說,只需要5000萬,月放款就可能達到2個億。”陳權稱。


而這樣的平臺,月息是50%,一個月的利潤,就是1億。


對于“土老板”來說,就算“五五分”,也能在4個月之后回本,第5個月開始都是純利潤。


“一年翻一倍,肯定問題不大。”多位和陳權合作的老板稱,他們原來放的地下高利貸,都沒有這個劃算。


大的系統商,開始演變成一個個超級現金貸平臺。它們吸納民間資金,然后匯聚在一起,集中放貸。


所以,日入百萬,在系統商中極為常見。


而對于監管,它們似乎并不害怕。


“我們只是技術提供商,藏在幕后。”陳權稱,就算是流量端,它們也有幾十個“馬甲”。


一個馬甲被封,就換另一個馬甲。


對于監管來說,沉淪到地下的現金貸,無疑更難監管。


結語


深藏地下,日進斗金,這是大部分現金貸系統商的生存現狀。


“你永遠想不到,金融科技最終還有這種生存方式。”陳權稱,它們并沒有成為傳統金融的補充,而是成為了地下金融的推手。


這大概是科技的悲哀。


地下現金貸的大軍,遠不止“野蠻軍”。


當年風光無限的大現金貸平臺,偷偷更換了幾十個馬甲,開始悄然沉入地下放貸。


它們才是地下現金貸的“中流砥柱”。


一本財經將在下一篇報道中,揭露著名現金貸平臺的“下沉之路”。





標簽:
0 條評論
不想登錄?直接點擊發布即可作為游客留言。
溫馨提示:理財優評僅提供平臺服務,所有產品及展示信息均由發行方提供,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,投資人應依其獨立判斷做出決策。
投資人據此進行投資交易而產生的風險等后果請自行承擔,理財優評不承擔任何責任。理財屬于投資行為,不等同于銀行存款,投資有風險,購買需謹慎。
粵ICP備18083063號-1
双色球历史133开奖